会员书架
首页 > 其他 > 非闻不可 > 49. 天生一对

49. 天生一对(1 / 2)

好书推荐: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只要你娘娘腔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枕着星星想你怀娇居心不净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这题超纲了绕床弄青梅带枪出巡野性难驯云鬓楚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晚来雪被偏执反派一见钟情后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怎敌她软玉温香ABO垂耳执事替代品

江之青一辈子趾高气昂,从没受过这种侮辱,他此刻愤怒至极,右手撑在椅子扶手上,左手颤颤巍巍地指着闻衿,然后看向陈以乘:“好啊,你现在这么跟我对着干,是你女朋友教的吧?”

还不等陈以乘回答,他又说:“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妈就是个克我前途的扫把星,生下你也是个孽种,连带你交的女朋友都是个没家教的玩——”

啪的一声,桌上的玻璃杯应声而碎。

闻衿看到,玻璃杯不是被摔到地上碎的,而是陈以乘拿在手里,把杯子磕在了桌子边缘,此刻的杯子只剩杯底没碎。

陈以乘被碎片划伤了手,鲜血一滴一滴地滴在洁白的地砖上。

他将杯口对准江之青:“我们的关系就像这个杯子一样,碎了就是碎了,永远不会有破镜重圆的一天。还有,‘扫把星’、‘孽种’、‘没家教’,才是你这个混账爹的特有标签。我妈跟你离婚后,找的男人有家暴倾向,这两年生了自己的孩子,才有所和缓。我因为你,莫名背上杀人黑锅,我和我妈的一切还有那个无辜的张一文,都是拜你所赐。”

陈以乘脚下踩着玻璃碎渣以及被打碎的餐盘,闻衿听到他的脚下,咯吱咯吱的声响,就像是骨头碎裂的声音,他的声音恶寒至极:“你应该拿命来偿还。”

“原来,只要你答应跟我断绝父子关系,我便放你一马。”陈以乘咬牙切齿地说,“但你刚刚侮辱了我的女朋友,江之青,你等着坐牢吧。”

话落,陈以乘扔掉手里残破不堪的杯子,然后用干净的左手牵起他心爱的人,转身往门口走。

江之青身形无力一摆,撑在椅子上的手,骤然滑脱,往后跌退几步,随即又恶言相向:“他可是患有严重的焦虑症,发作起来还会自残,你确定要跟他在一起吗?说白了,他就是个神经病,以后你们的孩子,也会是个神经病。”

闻衿顿然止步,面庞寒意尽现。

陈以乘捏着她的手,仔细地看她的每一个表情,对于自己的情况,他一直没有坦白,就是怕闻衿会有顾虑。

他觉得,此刻的自己,自私自利,简直像个面目丑陋的恶魔,又别开了眼睛,手指也慢慢松开。

无论闻衿是什么决定,他都会接受。

就在他的指尖要离开她的掌心时,突然感觉到手指被她紧紧握住,他抬眸看去,闻衿不悦蹙眉:“干嘛?我也不正常啊,咱俩正好,天生一对。”

随即,她举起自己和陈以乘紧紧相牵的手,看向江之青,神色里隐隐有炫耀的意味:“你觉得他不正常,但他平时做得都是善良的事情。反观你,看似是个正常人,却总做吃人不吐骨的王八蛋。你说他患有焦虑症,会自残,那又怎样?他又没伤害别人。我也有情感障碍,但他却在治愈我。而且,就算我不问,我也知道,他这焦虑症是被你逼出来的。在我看来,他是个正常到不能再正常的普通人,而你,我看着倒像是个神经病。”

说完,闻衿拉着陈以乘离开江宅。

他的手受伤了开不了车,闻衿开车带他在一家药店门口停下,买了点包扎的伤药。

从药店出来,闻衿看到陈以乘坐在花池边,无神地看着车水马流的人间,但他感觉周围热闹喧嚣都避开了他,内心木然愣怔。

“如果疼了就告诉我。”闻衿一边在伤口吹风一边小心翼翼地涂抹碘伏。

涂了半天,他一点声音也没有。

闻衿抬眸看去,陈以乘眼眶湿红,像个小狗似的紧紧地盯着她:“怎么了?从那儿出来,你就一直没说话。”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目录加书签
新书推荐:逍遥小县令游戏搞到一个亿Hagi的NPC生活指南未知段落夏至玫瑰净山海暗里沉迷恶毒女配长脑子后(年代h)嫁给落魄反派后盖世监国太子明明是万人迷却沉迷工作[快穿]镇国长公主是师妹娇藏金枝[综]因为他很可爱漂亮炮灰的春天[快穿]被人类最强骗空钱包后对idol一见钟情后希腊带恶人是谁拿了恋爱脑剧本高考落榜:我反手成为不败战神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