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书架
首页 > 其他 > 抱团复兴清流 > 21. 第 21 章

21. 第 21 章

好书推荐:魏晋干饭人娘娘腔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如见雪来晚来雪缔婚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私藏玫瑰听说我喜欢你?九章吉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野性难驯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予你居心不净怀娇被偏执反派一见钟情后假惺惺国宝级女配2[快穿]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抱团复兴清流》转载请注明来源:乐驰小说autolechi.com

众人听见皇后开口后,齐刷刷趴在地上,覃书淮见状不对,使劲用脸贴地,生怕自己又冒头了。

宁安王甩开孟济楚的手,悲戚地说道:“皇后明鉴,这孟济楚是有意陷害啊。还,还有,这覃家娘子,与卿远知交从过密,卿家世代为医,这种毒药自是不少,给覃娘子一份,也不为怪。”

孟棠摆摆手,似乎正合他意:“对嘛,卿远知还没来,怎么能收场,大娘娘,我的人已经去请卿大夫入宫,在万州时,也是靠他相助。再者,这宁安王爷想要撇清关系,府上的云贵特产,是要探查一番才行。”

宁安王着急道:“这卿远知还没来,覃娘子的罪未定,就着急定我的罪,指挥使太过着急吧。”

皇后有些疲乏,靠在椅背上:“罢了,先等等卿远知罢。”

覃书淮心如死灰,只盼卿远知能走快一些,她快憋不住啦。

孟济楚看她痛苦的样子,向皇后奏请:“大娘娘,这位覃娘子想必,需要……”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又看向她,都会了意,覃书淮恨不得找个狗洞钻下去,孟济楚,我去你x的。

这卿远知,倒是来得快,还没等到众人百无聊赖,他已款款前来。偏偏挑在覃书淮身边跪下,她这下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两人衣袖交叠,卿远知悄悄塞给覃书淮一颗药丸,又拱手行礼。覃书淮二话不说就吞了下去,她可不想再去茅房了,刚才的一幕幕,简直是耻辱啊。

“草民拜见大娘娘,刚来的路上,草民已大致了解情况,将云生手上的药散发给各位,可暂解困苦。还有这覃娘子,草民不曾给她任何草药,况这毒菇之贵,她买不起。”

覃书淮要晕了,这就是为她开脱的理由,用她没钱来贬低她?

卿远知接着说:“且这覃家刚入京,根基未稳,为何会在皇家周岁宴上起事端,她也不傻,这件事分明不妥。臣,可为覃家娘子证明清白。”

周围妃嫔蠢蠢欲动,认为这件事情,不若就盖过去,这权力之争,何时是个头。当下之乐,才为要紧,她们麻将已经少乐了好几局了。

这场斗争,若是大事化小,在场几百人就白受这罪,覃书淮也白白在这里跪这么久。既然早知道是何人,由于种种顾忌,才欲语还休,那就没有继续的必要了。

一小黄门传信,与皇后耳语几声后,她问卿远知:“陛下说,你还有事要报?”

卿远知应声答是,云生随即带上一人,浑身被捆成了粽子,动弹不得,也自轻不得。旁边的宁安王惊坐在地上。

卿远知行了一礼后,说道:“刚才指挥使派人,带我进宫时,这人黄门打扮,要溜出去。臣觉得其身形高大,宫中选黄门都有规矩,有些古怪,遂多问了两句。他正是宁安王的部下,想必是料理府中的东西吧。”

之后他便遇见了官家,此事,官家会给大家一个交代。

“你,休要胡说,你一定对我怀恨在心,莫不是当年你父母进宫,被我……”

“住口!”宁安王开始口无遮拦,上方皇后感觉事态将越来越严重,连忙制止。

覃书淮明显感受到旁边的卿远知,身子抽动了一下,死死地盯住宁安王,她微微拉了一下卿远知的袖口,这种时候,不能再节外生枝了。再牵连到上头的人,一个人也保不住。

一人突然跪下,紧接着如多米诺骨牌,全体趴下,覃书淮被身边的卿远知生生又摁了回去,众人齐声道皇上万岁。

上方传来一男子的声音:“宁安王府,深负圣恩,扰乱皇宴,胡作非为,传朕旨意,贬为庶人,打入大牢,择期审讯。”

宁安王府,大厦倾倒,只在上面这人一念之间,覃书淮腿有些控制不住颤抖。

在生死面前,宁安王也不顾气节,在一片哀嚎声中被侍卫给拖了下去。覃书淮此时不求同年同月同日得奖赏,只求同年同月同日能早日退下。

此时眼前出现一个背影,彻底凉了覃书淮的心,覃善时上言道:“陛下,臣乃开封府尹,覃善时,品级低微,不曾上朝堂,但臣在地方,却有事情要报。”

“大胆,区区从六品,也能参加皇宴,也能面谏陛下。”一旁的皇后似乎比这官家还多几分威严。

“陛下,覃善时是臣的朋友,为官多年,发现地方弊病无数,望陛下给他一个秉忠谏言的机会。”

孟济楚也跪在前面的一刻,覃书淮才知道他和覃善时的关系,不止认识,相互赏识,这么简单。

“讲吧。”其实皇帝听说他是覃家人,就愿意给他一次机会。又用仅能让周围人听见的声音,对太子说:“你也听听。”

“宫市制度,本持节俭爱民之心,如今在地方却惹得百姓困苦,臣前些日子才看到,有百姓为了给宫里养麒麟,而倾家荡产。开封既都如此,何况他地。再者,江夏洪涝,朝廷批的赈灾之粮,遭层层盘剥,到达灾区,所剩无几,请陛下明察。”

他说的这些,凡是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到,可敢说的人,却少之又少。

“赈灾之粮,有规定份例,胡乱攀扯,是死罪。朕知道你前些日子,捣毁贩卖奴隶窝点有功,却也不容你仗功欺人。”

“我可以作证。臣女初达开封,曾亲眼看见西大街的梁家巷子里,有未曾摘下官印的粮食。兄长常说,为国者,务实而已,请陛下明鉴。”覃书淮死死埋着头,此时共进退是最好的方法。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我的御灵来自华夏》《道主有点咸》【乐文中文网】《神秘复苏之我没有外挂》《斗罗:我的武魂是写轮眼

萧闲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乐驰小说autolechi.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目录加书签
新书推荐:偏执反派太黏人[快穿]开局小渔村的我成为横滨市长穿越后成为女神捕她心怀不轨[无限]红楼之琬若游龙冷然之天秤帝都幻惑绮谭国术宗师在费伦一气朝阳送你一朵小玫瑰八零蜜婚:玄学肥妻大翻身大明鹤来堂佚案录[红楼]皇太后成长计划国医穿越费伦,我是星际战士网文大神魂穿夫郎暴富了文案反诈,从我做起[快穿]沉迷吃瓜的我泄露心声后全家炸了男主一胎八宝神秘复苏:从新娘的诅咒开始舍弟诸葛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