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书架
首页 > 其他 > 反派郡主试图追夫,但中途失忆 > 42. 冤家路窄

42. 冤家路窄

好书推荐:云鬓楚腰首席医官国宝级女配2[快穿]私藏玫瑰晚来雪听说我喜欢你?席卷天灾折君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带枪出巡怎敌她软玉温香完全控制这题超纲了娘娘腔替代品极品嫂子绕床弄青梅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一簪雪予你

不见月落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乐驰小说autolechi.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谢瑶翻墙出府后,因为不认得路,索性便沿着一条路走到黑。

定北王府地处永安坊,而如今朝中官员大多居住于平康坊、宣阳坊等临近皇城之处,是以平日里王府附近都还算清净。算起来,和定北王府离得最近的,还属定居京城不久的广陵王府。

谢瑶逃出来时翻的是东墙,一条路沿着走了许久,沿途都很安静,只到了拐角岔路,忽然听到一阵喧闹声。

只见夹道两边站了不少侍从仆妇,各个喜气洋洋,正抬着一个个看起来沉甸甸的箱子,等为首那人拿着张单子清点。

箱子上盖着红绸,谢瑶看不明白,但有些好奇,索性寻了一人来问。

谁知她刚从暗处走出来,站到那人面前,直接把人吓了一跳。

那侍卫模样的年轻郎君盯着她瞧了一会儿,结结巴巴:“您是、您是……平阳郡主?”

谢瑶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哪里回答得了他这个,只模模糊糊记得谁跟她说过什么郡主,但当时什么都想不起来,又听了一堆听不懂的东西,心底有些烦躁,便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了。如今被人问起,只能端着一副高深莫测的姿态,冷淡地“嗯”了声,“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侍卫避开她的视线,手指在暗处揪了下衣角,轻轻抽了口气,仿佛有些心虚似的:“想必郡主还没听到消息,今日王府小郎君去下聘,这自然是在抬聘礼……”

“……下聘?聘礼?你们要把这聘礼抬哪儿去?”

“自然是抬到柳相府上……”这些都是已经传遍京城的事,也只有像谢瑶这等完全封闭了几日的人才全然不知,侍卫说完,不敢再透露更多,便默默往后退了一步。

他一退,附近的侍卫们都齐齐退了一步,谁也不想做那个被拎出来的。也省得说错了话担责。

谢瑶觉得奇怪,然而视线扫了一圈,个个都是陌生面孔,好些还垂着头,居然找不到一个能搭话的。

没多久,聘礼箱子被抬起,从众人后头走出一个眉目称得上艳丽的年轻郎君,身边还站着一个已经蓄须的男人。两人眉眼模样差距很大,几乎没什么相似的地方,而后者的胡须又让下半张脸难以对照,乍一看还真看不出两人的关系。

不同于年长那位端方肃然的模样,刚刚走出的年轻郎君一身华服,是极其挑人的竹叶青色,手里拿着把玉骨折扇,笑起来颇有些勾人的味道。

他朝边上唤了句“父亲”,随后开口道:“聘礼已经准备周全,想必柳相等候已久,这便上路吧。”

广陵王神色深沉,又有一把胡须遮掩,根本看不出情绪,语气也平静,只“嗯”了声,算是应下。

燕洄并没有因他的冷淡有什么反应,只摇了摇扇子,吩咐一边拿着礼单的人几句,翻身上马。

父子二人从后面绕到前面,领着后面抬着红绸箱子的侍从们,从永安坊开始,要一直抬到地处平康坊的柳相府上,几约要越过大半个京城。

今日前去下聘的是广陵王燕钊和嫡次子燕洄。燕洄是广陵王府行二的郎君,一般都称燕小郎君,容貌有些男生女相的风流,同他方正英武的长兄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相貌。

长长的下聘队伍红绸飘扬地出了永安坊。

一路上,燕洄扬唇浅笑,满是迎接喜事的畅意,收获了不少打量的目光。

他没多看不知何时来到广陵王府附近的谢瑶,不过谢瑶也感觉到了有一瞬间从马上投来的视线。

兴许是记忆全是空白的缘故,谢瑶最近总是容易烦躁,身处热闹的环境里,倒还能给自己找到一丝别的乐趣,暂时忘记那些空白和茫然。因此,虽然她并不记得燕洄是哪个,却并不影响她追逐热闹。

出逃的平阳郡主跟随着邻居广陵王府下聘的一行人,绕着京城跑了一大圈,最后到了相府附近。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隐岛》《自古沙雕克反派》《国子监小厨娘》《圣眷正浓》《我能提取熟练度

目录加书签
新书推荐:被人类最强骗空钱包后希腊带恶人拯救黑化魔尊攻略净山海[综]因为他很可爱每天都在被喂狗粮[综]逍遥小县令暗里沉迷真少爷又被假少爷拿捏了女巫啊女巫[HP亲时代]第一提刑官万人恨的精彩生活快穿之娘娘万福恶毒女配长脑子后(年代h)贾元春的自救攻略[红楼]海上狼人杀:把把给我整个厨子?幸福家园[无限]渣受他动了真心绿茶攻他翻车了是谁拿了恋爱脑剧本
返回顶部